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

作者: 小孙 2023-12-01 10:59:18
阅读(47)
·金在北京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。(侯欣颖摄)“中国梦里的高品质生活将随着韧性时代的兴起而到来。”作者:冯璐余奇瑶“一场伟大的世界性变革即将来临,中国很可能是先行者之一。”在《韧性时代》一书的中文序言中,杰里米·里夫金如此写道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病毒不断涌现,气候逐步变暖,新的时代正在来临……这是这位知名未来学家出版的第23本书,融汇了经济学、生态学、政治学等多学科的知识。他在书中预判:人类将结束掠夺地球资源的“进步时代”,拥抱“韧性时代”——自然界讲究韧性与适应性,各个种群都要参照自然来调整自己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里夫金多次来过中国。在他看来,中国洞察生态文明的重要性,正转向投资数字集成的韧性基础设施,“中国梦里的高品质生活将随着韧性时代的兴起而到来。”他尤为欣赏中国传统哲学所倡导的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思想,这与他对未来的设想不谋而合——世界应清洁而可持续地发展,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绿色的地球。前不久,年近八旬的里夫金再次故地重游,“我一下飞机,就好像是回家了,很亲切。”他向环球人物记者笑言。虽然个头并不高大,但他步履轻快、声如洪钟,偶尔还会显出些许孩子气。灰白的胡子,神采奕奕的笑容,诙谐而有感染力的谈吐,勾勒出一位风趣的长者形象。·2023年8月15日,丹麦格陵兰岛融化的冰山在冰川附近漂移。“随风而行,与水同行”里夫金从事能源转型研究近50年,长期关注环保、能源转型、科技及社会演进等前沿话题,曾4次助欧盟制定基础设施建设计划,也参与过许多国家的政商决策。他关于后碳时代可持续发展经济模式的研究获多国政要肯定。开始采访前他特意叮嘱,采访时间“一定不能少于1个半小时”,随后滔滔不绝“独白”了近45分钟。开头是这样一段不无诗意的话:“冬日大雪,严寒彻骨,春天洪水持续数月、泛滥于各个大陆,夏天大片土地遭遇热浪、干旱和野火,秋天台风、飓风肆虐……地球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,气候变化愈演愈烈。与此同时,世人的心理也在发生深刻变化,尤其是年轻人,有着非常深刻的恐惧感。他们看不到出路——我会有生活吗?我能活下来吗?我必须迁移吗?我还想要孩子吗?”·2023年10月,印度尼西亚中爪哇省干涸的水库中可以看到开裂的土壤。他把这些归因为时代转型。“我们燃烧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气,向大气中排放大量温室气体,太阳带来的热量无法从地面上散发出去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由此导致的气温每提高1摄氏度,从地表蒸发至云层里的水就会增多7%。云层里有了更多的水,与水有关的自然现象如降雪、洪水、干旱、山火以及飓风就会纷至沓来。”里夫金说。在他看来,西方“统治自然”的理念是当下这场危机的原因。“‘统治自然’这一概念始于圣经的《创世纪》。亚当辛勤工作,以统治动植物乃至所有的生命。这种理念贯穿了西方文明,持续到‘进步时代’。”照此下去,人类将走向何方?这是里夫金一直在思考的。他更赞同用东方的自然观来应对挑战:“关键是从根本上消除西方‘主宰自然’的思想,接受东方‘与自然和谐相处’的核心理念——每个人都是一个生态系统,是自然的一部分。我们不是超然的,不占主导地位,要去适应大自然。”他形容:“我们生活在一个有呼吸、有活力、有生命的星球上,这很酷。我们是其中的一员,随风而行,与水同行。”里夫金认为,在迈向生态文明的道路上,东方能发挥引领作用。而这也是贯穿《韧性时代》的核心观点。“在韧性时代里,我们需要一个新剧本,重新思考我们与地球、自然的关系,承受大自然对我们所做的一切。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式,必须重新思考我们对政治、经济甚至科研的观念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这是我们学到的教训,也是我们必须去的地方。”“中国正在改变历史的走向”里夫金是典型的美国学者,但他的学说在欧洲和亚洲似乎更受欢迎。而他视中国为实践其理论的“沃土”之一。“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蒸汽动力印刷,带来了通信革命;第二次工业革命将我们从国家市场带到全球市场,在2008年达到顶峰。随着通信技术的持续发展,人类快步迈向信息技术革命,即‘第三次工业革命’。”里夫金说。他表示,“英国引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,美国引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,而中国最有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。”在此过程中必须增强经济模式的韧性,重塑人与自然的关系。·第三次工业革命。“一些国家跟着美国的脚步,建设一些所谓‘全新’、实际上却仍属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旧事物,这其实没有必要。中国应该走出自己的全新道路。”里夫金说。他注意到,中国去年宣布“到2035年基本建成气候适应型社会”,认为“中国正在改变历史的走向”。·2016年,里夫金在南开大学开设题为“互联网+中国、零边际成本社会及第三次工业革命”的讲座。里夫金与中国的缘分,要从他2011年在中国出版的《第三次工业革命》说起。那本书在中国受到了广泛关注,里夫金也从那时起对中国的兴趣逐渐加深。他曾在公开演讲中说;“我是中国生态文明、高质量发展的忠实粉丝”。2012年,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《中国共产党章程(修正案)》,将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党章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里夫金说:“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政府,主动提出去遵循自然原则而发展,主动适应自然,而不是让自然适应人类,这是伟大的壮举。”从2013年起,里夫金有机会在中国参加不同项目,将学术理论与实践相融合。“我喜欢‘中国梦’,中国是有远见的国家。我非常幸运有机会与中方合作,这会觉得我参与了这里发生的很多有益于人类的事情。”2019年,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重要文章《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》。里夫金说:“我一遍遍阅读这篇文章,每个人都应该读读这篇文章。(习主席)所说的都是着眼未来——‘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’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这是一个很大的思维革新,给我们这一代和未来一代带来了希望。当然,我们需要以一种复杂的方式来做到这些,要采用精妙的科学、最好的工程技术,还需要远见。”意识到自己的学术理念与中国实践的契合度,里夫金在《韧性时代》中断言,中国将成为即将到来的全球转型的先驱之一。在里夫金眼里,中国拥有科学技术与资本,有快速行动的能力,能以“举国之力办大事”。不仅如此,中国各地区之间也存在良性竞争,每个地区都想推动本地更好发展。“我直接接触到的三四十岁的中国年轻官员,都充满实干者的活力与激情,而且非常敬业,善于表达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不难看出,他们意识到中国肩负着巨大的责任,这是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责任,也是对全人类的责任。”他说:“我非常欣赏中国领导人将生态文明从理论转为实践,而且取得了成效。”·2011年,里夫金和德国时任总理默克尔在柏林举行的基民盟会议上。作为前欧盟委员会主席的顾问,里夫金对中欧关系尤为关注。他将中国和欧洲形容为“一个相互争吵的大家庭”,虽有磕磕绊绊,但仍紧密合作。在他构想的蓝图中,欧亚大陆可以合作制定共同的法规、标准,这样一个有机体可以让欧亚人民无缝接触。他希望看到“欧洲与中国乃至整个亚洲走到一起”。·2023年10月27日,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傅聪大使应邀出席“欧洲气候盘点大会”并发表演讲。“把最好的留给未来”“19世纪90年代,我的家人来到美国,他们在边境的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定居,开了一家杂货店。而我出生在丹佛,后来去了芝加哥。”里夫金告诉记者,“我在芝加哥南部长大,在一所普通的公立学校里当一名普通的学生。没什么值得兴奋的事儿。不过,那里有很多工人社区。这个成长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——在我看来,社会真正需要的是为艰苦的劳动者服务,而不应仅仅为富人服务。”里夫金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。1977年,他成立了华盛顿经济趋势基金会,开始研究科技对环境和经济的影响。里夫金曾预测,未来人们会在自己的家中、办公室里和工厂里,源源不断地生产绿色可再生能源,除自己消费外,多余的电力可与他人分享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里夫金还自称“积极分子”,曾参加反越战游行,也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的活跃参与者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1973年,大批美国民众将空石油桶丢入波士顿港,对战争政策和石油巨头表达抗议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里夫金也参与了抗议活动,当时他已是著名学者和作家。“我30岁时,父亲总问我,我送你去了一所还不错的商学院,所以你到底是干嘛的?但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谈论的。到我40岁时,父亲说,我有点明白你的工作了,你写书,然后拿去卖。”里夫金笑着说。如今的他有着作家、顾问、未来学家等头衔,其23本著作被译成超过35种语言。他对自己的《韧性时代》很自信,尤其喜欢书封上的枫叶设计。“看得出,你提前读过我的书。好多问题我是第一次被问到。”他在书上签名时对记者说。他还表示:“我不知道自己最喜欢哪个身份,这没什么特别值得兴奋的。我只是致力于确保这个星球上的生命继续下去,我们能够拥有子孙后代,我们的同胞能享受美好的环境。就这么简单。”·里夫金最近出版的新书《韧性时代》。里夫金的母亲曾从事盲人教育工作,妻子则是动物保护工作者。里夫金形象地将妻子的工作形容为“替万物生灵发声”。他们经营了一个小农场,“在那里不能捕猎动物,也不以耕种为目的,更接近于一个动植物保护区”。“这是我和妻子的一个约定:在农场里,我妻子治疗受伤的狐狸,照顾稀有的蜂鸟,在一些固定的地方放置水和食物。这些小动物很聪明,它们很喜欢这个像天堂一样美丽的花园,而且每年都会回来。它们感觉我们来了,就会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嗡嗡作响。”里夫金说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采访进行到尾声,里夫金仍活力充沛。他说:“我参与了我所生活的时代,并且尊重在此之前的一切。我们每个人的所作所为都会激起‘蝴蝶效应’,影响周围其他一切,以及未来的一切。所以我们要负起责任,把自己看作是未来的一部分,把最好的留给未来。”对记者提出的每个问题,他都能滔滔不绝说上很多,除了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。记者问:“和第一次来中国相比,您觉得现在的中国有什么变化?”里夫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中国有比以前更辽阔的蓝天。”·里夫金(资料图)。当美国学者遇见东方哲学,结果你想不到东方哲学监制:张建魁主编:许陈静编审:凌云(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转载请加微信“HQRW2H”了解细则。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,可发至邮箱tougao@hqrw.com.cn。)